返回

被我想救的人給追上了【快穿】 楔子

-

黎司直雙手撐在欄杆上,望向遠方,繁星點點與河中倒影交相輝映,又有微風習習拂過麵頰,蟬鳴蛙叫,好不愜意!

“這裡看星星確實不錯!你說是吧,鬱離。”他嘴角噙著一抹笑,帶著幾分不經心的溫柔。

鬱離坐在較遠處的欄杆上,一隻手將扶不扶,昏黃的燈光下身形有些搖晃,彷彿下一秒就要隨著風散去。

他偏頭看了一眼蠢蠢欲動的黎司直:“你不要過來。”

黎司直好似冇有聽到,不經意地走了幾步:“你應該知道我,我也是一中畢業的,算是你的學長,有什麼事你可以同我說說,我可以……”

“不要過來!”鬱離厲聲打斷,坐的地方愈發邊緣。

“好好好,我不過來!”黎司直連聲應道又舉起手示意自己的無害,接著往後退了兩步。

正當他盤算著如何出其不意衝過去將人從欄杆上拉下來時,身後隱隱約約傳來了嘈雜的人聲,是他剛讓同學叫來幫忙的人,但是他們來得有些不是時候。

黎司直一驚:“你……”不要激動!

話未出口就見鬱離瞥了他一眼,直接鬆了扶著的手,直直地落入河中,沉了進去冇見到一絲掙紮。

來不及爆粗,黎司直徑直轉身朝橋下衝去。

他一頭紮進河裡,微涼的河水浸透了身上裹挾的暑氣,是涼快的。

他奮力朝著河中央遊,又潛下去。

鬱離閉著眼,無聲無息地沉在水中。

救一個一心想死的人是很難的。

黎司直一開始以為鬱離已經昏迷了,但實際上冇有,在他試圖托著鬱離遊上去的時候,他瘋狂地掙紮下沉,想要擺脫黎司直的救援。

黎司直隻能儘可能的攥住鬱離的衣服,把他往水麵上帶,由於體力急劇消耗,黎司直差點嗆了水,好在之後又有人下水來,及時幫忙製住了鬱離的掙紮。

冇事了,一中校服質量還是不錯的,看來一直都罵錯了,黎司直想,等他上岸了得好好跟鬱離聊聊,冇什麼大不了的……但是為什麼……身體這麼重呢?

他有點莫名的累,思緒變得有些緩慢。

黎司直看到岸邊有很多人伸出手接過鬱離,還有人看向他在喊些什麼,聲音像隔了層水般聽不清。

應該冇什麼,人都已經救上去了啊!

嘈雜的人聲好像在慢慢遠去,天上的星星很亮,倒映在水麵上真的很好看,還有今天的月亮也很圓啊。所有人都好像消失不見了……

對了,校服濕了洗得冇乾沒得換了,明天上學怎麼辦呢?今天回家大概會有點晚,媽媽又要嘮叨了,阿舒應該已經睡了吧,爸的生日快到了好像,下週四吧,還好作業在學校就做完了,不然今晚就有的熬了……

怎麼搞的,他好像……有,有一點冷啊……

水麵泛起了漣漪,光從河底慢慢滲透到了天上,然後世界成了一片白。黎司直又不冷了,周身暖洋洋的像是回到了被窩。

他蜷在被窩裡,沉入最深的夢境之中。

……

【喂,醒醒……醒醒……快醒醒,你不能睡啊,我還有事兒找你呢,黎司直……】

【快醒過來……黎司直!】

黎司直!

誰在呼喚他?像是一場大夢初醒,又像是還身處幻夢之中。黎司直恍然睜開雙眼,目之所及是鋪天蓋地的白,但看久了並不會感到疲憊。

他死了?

黎司直試圖說話但並冇有聲音產生。

【用意念說話就行,這裡是冇有聲音的。】無機質的聲音突兀在腦中響起。

意念說話?好小說性的發展,黎司直試了下,發現其實就是在腦子裡講話。

【請問你是?】黎司直問道,看了看周圍,並未出現什麼人的身影。

【好問題……按你們人類的理解,我大致可以稱作神。】祂的聲音又像是從四麵八方蕩來,【神……我喜歡這個稱呼。】

黎司直又問:【那我確實死了,是嗎?】

【死……你的rou體確實消亡了,但你的靈魂現在是永存的,一般的人類可不會這樣……】

祂又道:【我屬意的繼任者無意間將自身的力量分給了你,致使你成了半人半神。我翻看了你的生平……你是否願意成為我的繼任者?】

天上掉的餡餅過大,黎司直有些怔愣:【他呢?你屬意的繼任者……】

【他啊……他將力量分給你,反噬得連普通人都不如,已經失去了繼任的可能……算了,你自己看吧……】

一道光幕突兀地浮現在黎司直麵前。

畫麵快速地播放著——鬱離的一生……黎司直看到他參加了自己的葬禮,自責,迎著黎司直父母和他妹妹的淚眼不斷地道歉,愈發沉默地學習,去了和他一樣的高中,考上了京大但冇去,鬱離又回到了那條河邊,他搭了一個簡易的棚,巡河救人,一輩子……

鬱離在河邊日日為黎司直祈來世的福,而他自己則失去了幾乎所有。祂的意思,鬱離甚至不會有好的來世。

看來是好心辦了壞事。

【我那時要是冇有救他……】黎司直輕撫上了光幕。

【你會救他的。】祂說道,【這個世界所有你們有交集的命運分支都會,所以我纔想換你作為我的繼任者。】

是這樣麼……

黎司直收回手:【那,我現在還能救他嗎?】

【什麼?】祂有些疑惑。

【畢竟是他的東西,我想還回去。】黎司直認真說道。

【將力量還回去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。不過你作為我的繼任者成神之後,可以追尋到他的轉世,像他這樣身上沾染了運道的人冇有力量傍身,一般不會過得好的。】

【……】黎司直沉默了一會,【或許,我也可以選一個繼任者。】

祂說道:【你想好了?你跟我是不一樣的,我是天生神靈,而你是半路成神,非自然讓位遭受的反噬可跟他的反噬根本冇有可比性。rou體的死亡都算是輕的,你這樣大概率會被法則封印在時間的儘頭,任由宇宙抽取力量維持世界秩序,連我都不會記得你曾經存在過。】

【永無寧日的孤獨,可是任何種族都無法忍受的……】

黎司直攤手:【無所謂了,反正我本來就是要死的,救人救到底。嘖,救一個人還包售後……我可真是個大好人!】

【行,反正你隨時可以停手。】祂也無所謂。

黎司直隻是道:【我要怎麼做?】

【先成為神吧……】

【畢竟,你也隻是我的選項之一。】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