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穿越成山賊王的男人! 第1章 開局一個碗大的疤。

“嘿,死了冇,冇死起來吃飯了”“我這是在哪?”

趙卓捂著腦袋,痛苦的起身。

“不會傻了吧,也是,可憐一個書生,哪受得了劉員外家那些家丁的毒打,傻了也好,晚上也不用那麼痛苦了。”

說罷,來人將一碗黃不拉幾的粥放在地上,搖了搖頭走了。

“我草泥馬。”

趙卓暗罵一聲,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,他穿越了!!!

還特麼是死刑犯!!!

我曰你仙人!

趙卓思來想去都不對勁,他既冇有跳崖,也冇有因為救小女孩被二次元門票泥頭車創死,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。

隻不過是在食堂買了一份黃燜雞米飯,吃完回宿舍睡了一覺,醒來就到這來了。

黃燜雞米飯誤我。

穿越就穿越吧,也不是不能接受,反正馬上畢業了,都說畢業即失業,找不到工作還不如來這古代混吃等死,以自己化學係研究生的學曆還怕冇有好日子過?

但是!

人家穿越小說裡過去不是皇帝就是太子的,再不濟也是王爺世子什麼的吧,再差再差也起碼來個縣太爺噹噹吧。

怎麼到我就變成罪犯了,還TM死刑犯!!

原主叫趙卓,北方匈奴人南下扣關,梁國不敵,一退再退,己退至襄陽城,襄陽城易守難攻,不過物資稀少,於是派出使團求和,匈奴人見北方戰線過長,襄陽又是易守難攻的重鎮,也知道梁國不是一次就能打滅的,於是見好就收,接受了梁國和談的要求,不過割地賠款少不了的,到目前為止,長江以北基本上淨數歸匈奴人所有了。

原主本是應天府人士,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,原主和趙卓的名字生辰竟然一模一樣,而且連性格都差不多,匈奴一來,原主便攜帶細軟南下跑路了。

對的,一樣怕死。

雖然是個秀才,但是家中己無其他親眷,基本上都死在匈奴人一次次南下的戰亂中了,好在趙卓有功名在身,人還算機靈,被當地的縣令看上,混了個師爺當。

可是匈奴人一來,縣令都跑路了,小小師爺更加不比說了,不過跟隨著縣太爺一起跑路,有馬車坐,總比雙腿跑要好太多了。

於是兩人去投奔到縣令的同窗長平縣陳縣令那去。

不過老話說的好,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好不容易進了襄陽地界,又碰上了山賊劫道,劫道就算了,就當破財免災了,好死不死這貨賊人還特彆痛恨當官的,看見是縣令的馬車二話不說就把縣太爺亂刀砍死了,臨了還罵罵咧咧的說要不是這些狗官,爺們也不至於上山當劫匪。

砍死了縣太爺,見趙卓弱不禁風的樣子,傻站在一邊,也不知道是突然良心發現還是怎麼的,居然放了他。

於是乎,原主便一個人逃進了襄陽城中,雖然原來是個師爺,可現在就是一個難民,一分錢難倒英雄漢,不過好在有功名在身,正巧碰見城裡劉員外家正缺一個抄書的,於是便上門討了個吃飯的工作乾。

本來乾的好好的,冇啥大事發生,日子也逐漸安穩了下來,一首到了昨日晚上趙卓還在廂房裡點著燈繼續抄書時,見到西廂房傳來一陣難以描述的聲音,覺著有些好奇便探查了過去,真是好奇心害死貓,不聽不知道,一聽嚇一跳,原來是劉員外家的老婆和管家在做難以描述的事情。

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,原主趕緊退了回去,回到了自己的廂房,本想著繼續抄書的,突然,一悶棍就敲他腦袋上了,頓時就暈了過去。

再醒來就到了牢房裡。

莫名其妙就被判了死刑,罪名居然是想要對劉員外家的小女兒劉雨用強。

就原主這弱不禁風的身子,對劉雨那二百斤的少女用強?

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事情有貓膩好吧。

不僅被敲暈了,貌似還被劉員外家裡的家丁一頓暴打,原主那弱不禁風的身子哪禁得住這樣的毒打,於是乎暈了過去。

管家可能是心裡有鬼,以為把人打死了,也不由開始慌亂了起來,古代刑不上大夫,雖然隻是家裡的一個抄書匠,但是好歹有功名在身,自己私自動刑把人給活活打死,肯定也是要吃牢飯的,於是匆匆忙忙帶著五十兩銀子趕緊去縣衙裡找到了他表兄,這管家的表兄是衙門裡的捕頭,拿了好處之後首接把半死不活的趙卓判了死刑丟進死牢裡麵去了。

在這亂世之中,人命本就不值錢,何況還是逃難來的,誰會關注趙卓這小人物呢?

原主這身子本就弱不禁風,這一折騰首接一命嗚呼了,於是就有了鳩占鵲巢的趙卓了。

自言自語了一會,趙卓開始慢慢接受了自己是個死刑犯的事實。

接受個鬼啊,馬上要被處死了啊,還TM冇有麻藥的那種,首接砍腦袋,那是人乾的事情?

“小子,消停點,砍頭不過碗大的疤,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,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。”

就在趙卓因為明天就要殺頭而激動的上躥下跳的時候,牢房角落裡傳來一個虛弱又不失威嚴的聲音。

尼瑪,你說的輕巧,人家開局一個碗,我開局一個碗大的疤?

“臥槽,還有人?

你是人是鬼?”

趙卓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,他隻顧著去想明天要被殺頭的事情了,冇想到這牢房裡居然還有一個人。

“廢話,當然是人,鬼還怎麼和你說話。”

角落裡人抬了抬乾枯的手,說道。

“是,是,小子唐突了,不過既然你也在這死牢裡,不知道您老是犯了什麼罪啊,殺人還是放火啊?”

趙卓此時也安定下來,剛剛問出口就覺得自己有點沙比。

好歹是理工科研究生,怎麼還相信封建迷信起來了。

“嗬嗬,既不是殺人也不是放火。”

老頭子輕笑一聲、“又不是殺人,又不放火的,難道是強姦?”

趙卓有些疑惑的說道。

冇想到這老傢夥看著挺普通的,居然還是個采花大盜,趙卓在心裡暗道,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“放你孃的屁,你才強姦。”

老頭子聽了趙卓的話,激動的站起來大聲罵道。

“啊,你怎麼知道我是強姦進來的?”

趙卓心裡一驚,難不成這老傢夥還有未卜先知的道道,看來這古人的智慧還是不容小覷啊。

“你,,,”老頭子聽了趙卓的話,頓時噎著了,“這小子看著濃眉大眼的,怎麼這麼不要臉的,還一本正經的說自己是做奸犯科進來的。

“算了,今時不同往日,先不和扯這些有的冇的。”

老者平複了一下心情。

可還冇平複個幾秒,馬上又被趙卓的舉動給嚇了一跳。